楠或

杂食党。
爆轰/可逆不可拆系列/ 鹤一期/双花/双黑/贱虫/可拆不可逆系列(事多。。。)
奶次p 超爱朱樱司!!!!!!
栗田口天团和宇智波天团赛高!!!

【卡+鸣·粮食向】面具 03 (完)

URURU:

暗部卡与仔鸣,亲情向。完结啦! 


前文:传送门


————————————

“变身!”

嗵!

“……变身!”

嗵!

“啊啊啊啊……变身!!”

嗵!

卡卡西从亲热天堂中抬起头,与个子才到自己腰间、大眼袋厚嘴唇、一脸苦相的三代目对视。

砰!

三代目消失了,站在原地的是一脸苦恼的鸣人,双手还保持着结印的姿势。

从饭后起到现在这短短半小时的工夫,他已经看到了将近二十位不同的、长相奇形怪状的三代目火影。卡卡西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对那位老人的尊敬都要被鸣人给耗光了。

鸣人看着自己的双手,低声嘟囔着些什么听不清的东西。他紧紧地皱着眉头,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一次都会失败。

但卡卡西却明白。九尾封印在鸣人体内,它的查克拉影响着鸣人的查克拉,令其变得不稳定,更加难以控制。当然,鸣人自己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倒不是说有九尾在他就用不好变身术了,只要……

“你……”不自觉地说出一个字,卡卡西突然反应过来,戛然收声。握着书本的手不自主地收紧,手套下面的骨节发白。

他在干什么?要指导鸣人吗?

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余的事情。他会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被火影指派了任务,其他什么原因也不是。接触仅限一天。今日结束后,他们将再次陌路。

买礼物。做饭。他已经做的够多了。

他不能、也不该再与这个孩子有进一步的接触了。

鸣人因为他的突然出声而抬起头,正在看着他。一瞬间,卡卡西仿佛看到了因为练不好豪火球术而抓耳挠腮的带土。

这场景熟悉得可怕,对于他来说近乎致命。

“你太吵了。”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前,这句曾经常常对着亡友说出的话已经脱口而出。

但并没有一个黑发的男孩扑过来,揪着他的领子大吼“笨蛋卡卡西给我闭嘴”。

金发的男孩只是站在原地,脸上沮丧的神情更加明显。他瘦小的肩膀垮了下来,转过身去,在一处角落里坐下,背对着卡卡西摊开一张卷轴。

过往的幻象刹那间碎成万千碎片。仿佛面具的所有孔洞都被堵死了一般,卡卡西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几乎要令他窒息。

他的心里涌起了后悔、懊恼,以及强烈的自我厌恶。

你是个废物。他对自己说。废物。
————————————

一下午在沉默中度过。

太阳向西方的地平线下沉落,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卡卡西合上亲热天堂,抬头看向不知何时已经蜷缩在一团衣服上、睡熟了的鸣人。

他站起身,将书收回忍具包里,走过去弯下腰,轻轻摇晃着鸣人的肩膀。

鸣人扭了扭身体,哼唧了几下,揉着眼睛醒了过来。

“不是要出去吗?”卡卡西轻声问。“去哪里?”

那双蓝色的眼睛迷茫地看着他;听见他的话,眨了几眨,神色终于清明起来。

“火影岩。”他垂下眼帘,小声回答。

卡卡西在面具下面扬起眉毛。这么晚了去火影岩干什么?而且只是去火影岩的话,为什么他白天不明说?

但他只是点了点头。“好。”说着伸出手去,要抱起鸣人。

“面具哥哥。”鸣人躲开他的手臂,再次抬起头来看着他,“可以背着我吗?”
——————————————

两个人在太阳完全下山之前来到了火影岩的顶端。

卡卡西蹲下身体。鸣人从他的背上滑下来,迈开两条腿,啪啪地朝着最后一个头像的方向跑过去。他在四代目的头顶站定,面朝着灯火通明的村子张开双臂,任晚风拂过他的衣角与头发。

看着这一幕,卡卡西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他想起上一次他送鸣人回家时,金发的男孩说过的话。

我将来也要成为一名非常非常强大的忍者!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就像四代目火影一样!

或许在冥冥之中,这两父子之间还存在着跨越生死的牵系……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了卡卡西的预料。

鸣人放下了手臂,双手握成拳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膛。

“四代目!我讨厌你!”

他大喊出声,一面狠狠地朝着下方的头像跺了一脚。

咚!

“我讨厌你!”

咚!

脚掌被震得发麻。但鸣人并没有停下。

“讨厌你!”

咚!

“讨——”

一只手突然像是铁钳一样,紧紧地按在他的肩膀上。身后响起一声怒喝:“够了!!”

鸣人的脚轻轻地放了下来。他没有再说话,但也没有回头,只是依旧倔强地看着远方。

卡卡西还没有完全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鸣人在踩四代目的头像。在大喊他讨厌他。若是水门地下有知,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切,他该会有多伤心——他的儿子,他临死前还在挂念着的、恋恋不舍的儿子,亲口说他讨厌他。

“你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做这个?”他残存的理智令他压下火气,但声音已经冷得像冰。“为什么?”

可这一次鸣人却没有被他的语气吓倒。

“我不该讨厌他吗?”这个孩子轻声反问,“是他把妖狐封印在了我的身体里,所以大家都讨厌我。不是这样吗?”

卡卡西瞠大了眼睛。

他无法反驳。他感到自己的胸膛中像是煮开了一锅苦汤,那沸腾的毒汁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烧烂了。

片刻后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难地开口。

“……你……你不能讨厌他。”只有你绝对不能讨厌他。

“为什么?”

因为他是你的父亲。“因为……他拯救了村子。”

卡卡西明白,这句话在鸣人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但他不能说出真相。他不能。

鸣人终于转过头来。他蓝色的双眼是明亮的;当中燃烧着愤怒,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中滑落下来,流淌过他的脸颊,流淌过那六道胡须一样的纹路。

“可是他没有拯救我!”

这句稚嫩的嘶喊仿佛一把滚烫的钢刀,刺入了卡卡西的心口。他松了手,踉跄着倒退一步,几乎要站立不稳。

鸣人眼中的火焰熄灭了。他愤怒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哀伤、痛苦,还有委屈。他抽噎起来。“我……我知道……我知道他是拯救了村子的大英雄……我一直都很……很崇拜他,很憧憬他……我想成为……成为和他一样伟大……一样伟大的火影……所以……所以……”

“所以只有今天……只有每年的今天……我才会讨厌他。”

卡卡西僵在了原地。大脑空白,手脚冰冷。

当——当——

钟声在木叶的上空飘荡开去。那是为了纪念在九尾之祸中牺牲的忍者们。

“告诉我,面具哥哥。我不明白。”鸣人正看着他,和水门老师一样的双眼流着泪,恳求他给出一个答案。“为什么四代目偏偏将妖狐封印在了我的身上?我的父母不也是在九尾战争中牺牲的忍者吗?不也是英雄吗?他们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他们的儿子就要成为妖狐的容器?”

他们……是不同的。

卡卡西在心中无声地嘶喊着。

他们是不同的。他们亲手击败了九尾,他们是这个村子的救星,是最大的英雄。他们将九尾封印在你的身体里,是因为他们爱你,他们想让你也成为英雄。

但是这个村子却反过来破灭了他们的希望。

我们破灭了他们的希望。

我们。

银发的暗部上前一步。他在金发男孩的面前双膝跪下,伸出手臂,将他紧紧地抱在怀里。

“对不起。”他能说的只有这三个字,一遍又一遍,对鸣人,也对水门和玖辛奈。为村子,也为了他自己。“对不起,鸣人。对不起。”

鸣人放声大哭起来。他哭得浑身颤抖,因此并没有察觉,抱着他的暗部,身体也在微微发抖。

面具之下,带土的眼睛不断地流下泪水,浸透了深蓝色的布料,他的嘴角尝到了苦咸的味道。卡卡西自己的那只眼睛酸涩得生疼,却硬是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他任由他的朋友替他流泪。

鸣人的颤抖渐渐停了下来;他的哭声小了下去。卡卡西放开怀中的孩子,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他平视着鸣人,一只手扶在男孩的肩上,一只手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水。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难产了。”他突然轻声说。“生下我的第三天,她就去世了。”

鸣人微微睁大了眼睛。

“之后我与父亲在一起生活。”卡卡西继续说。他的语气十分平静,平静得让他自己都有些感到惊讶。仿佛在说着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他是个很优秀的人……但是后来他犯了一个错误。”

“他做出了对的选择,但是给村子招致了十分严重的后果。一夜之间,他从顶峰跌倒了谷底,大家都在责骂他,蔑视他,躲避他。然后,在我七岁的那年,他自杀了。从那以后,人们所蔑视、所躲避的对象变成了我。”

鸣人一脸震惊地听着;听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色。

卡卡西在心中唾弃着自己。对不起,我没有什么光明快乐的故事可告诉你,只能用我自己的不幸来转移你的注意力。

“那时我的身边还有我的老师,后来又遇到了我的队友。但是,”他将水门班的事情一笔带过,只说出了最后的结局。“后来他们也都死了。”

鸣人的肩膀绷紧了起来。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卡卡西阻止了他。

“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需要被同情。”他摇了摇头,“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鸣人。我的人生也很不幸,充满了痛苦,但是我还是咬牙走过来了。我背负着我的父母、老师以及队友的性命;正如你也背负着你的父母的性命。我将为了他们努力活着,而你也要为了他们努力活着。”

“你要相信: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这是在父亲死后、水门老师告诉他的话。曾经的卡卡西对此深信不疑;但是现在他已经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相信了。

如果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那么为什么带土还是死了?为什么琳还是死了?为什么水门老师和玖辛奈还是死了?

但他还是要把这句话传递给鸣人。他相信鸣人的人生不会像他一样。他要给鸣人一个希望。

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终于重新亮了起来,卡卡西知道,自己做对了。

然而鸣人却突然扑了过来,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嗯,我相信。”这孩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一定是这样。所以我才会遇见你。”

卡卡西愣住了。他的双手还保持着向前伸着的姿势。

过了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放下手臂,环抱住鸣人瘦小的身体。

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内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这样沉默地拥抱在一起。

砰!

远处村子的广场上,代表庆祝与纪念的焰火升起,在空中炸开绚烂的色彩。

卡卡西放开了鸣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他听见自己说,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你应该高兴一点。”

鸣人抹了抹鼻子,眯起眼睛,向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嗯!”

他们换了个姿势。鸣人坐在卡卡西的怀里,卡卡西坐在四代目火影岩的头顶上;一大一小仰起头来,一齐看着夜幕之下绽放的花火。

“阿嚏!”

鸣人打了个喷嚏,哆嗦了一下。卡卡西把他又抱得紧了些,解下自己的围巾,重新绕在两个人的脖子上。

“面具哥哥。”

“嗯?”

“一会儿能也背着我回家吗?”

“为什么你总是想要被背着?”

“其实……”鸣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看见过班上的佐助被他的哥哥背回去。如果我有一个哥哥的话,我希望他是像你一样的人。”

“……嗯。”

木叶标记形状的焰火在夜空中盛放。

“鸣人。”

“嗯?”

“生日快乐。”
————————————

深夜。

火影办公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进来。”

三代目抬起头。他看到卡卡西走了进来;青年并没有戴着面具。他的脊背不再挺得笔直,肩膀也垮了下来,眼帘低垂,从头到脚都透着极度的疲惫。

我不是个好上司,三代目在心里想。看到下属这副身心俱疲的模样,我居然会发自心底地感到高兴。

我有多久……没有看到这孩子露出这么像一个“人”的样子了?

“看来你的任务成功了,卡卡西。”三代目和蔼地说。

“不……教授。”卡卡西没有看向三代目。他忘记了行礼,只是垂首站在办公桌前,声音低沉。“对不起。我还是失败了。辜负了您的苦心。”

“我……我还是没办法面对鸣人。我还是会不受控制地想起水门老师和带土。或许一小时可以,一天可以,但是……我没有长期的信心。”

“……是这样吗。”三代目拿起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

“而且我也不认为我适合再与鸣人太过接近。”卡卡西抬起手来搓了搓脸,继续用疲倦的声音说道,“我是暗部,过的是朝不保夕的生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我不能给他希望,再让他失望。”

“如果我让你离开暗部呢?”三代目突然问道。

卡卡西愕然抬头。三代目正严肃地看着他。“六个月前我问过你相同的问题,你说你很适应暗部的生活,没有离开的打算。但现在呢?你的主意改变了吗,卡卡西?”

你愿意为了鸣人,再次踏出一步吗?

老人的最后一个问题没有问出口,但卡卡西却听懂了。银发的青年沉默下来。

“对不起。”片刻后,他站直身体,深深地鞠了一躬。“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的声音中流露出恳求与脆弱。

三代目叹了口气,心中却无法遏制地升起一股欣慰之情。

他很高兴卡卡西选择了拒绝,而不是勉强自己。他希望卡卡西能照顾鸣人,但同时他也希望鸣人能带给卡卡西新的光明;他希望两人的接触是建立在双方都心甘情愿的基础上。

果然还是太早了吗……他在心中想。

“既然是这样,我有一个新的好消息要告诉你。”将烟斗放下,三代目从旁边拿起了一份人事档案。“中忍海野伊鲁卡申请从常规部队中退下,去忍者学校做一名老师。他是个十分善良的孩子。我准备让他去接管鸣人所在的班级。”

卡卡西抬起头。他定定地看着三代目;半晌,终于慢慢地、慢慢地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笑容。

“谢谢您,三代目大人。”他说。
————————————

……

十六岁的鸣人在森林中艰难地跋涉着。

他已经很累了,全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要休息。他很想就这样一头栽倒下去,陷入梦乡之中,什么也不去思考。

但他不能。他得回到木叶,他得确认长门的轮回天生之术成功了,他得确认那些牺牲的人们都复活了过来,他得确认……

眼前发黑,他一头栽倒下去。

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他的胸口贴上了另一人温暖的后背;他的下颌搁在了那人的肩膀上。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头银发,斜戴着的护额,还有半张蒙着面罩的脸。

从在妙木山接到木叶遇袭的消息起,一直到现在,鸣人紧绷着的心弦终于松弛了下来,露出一个无比安心的笑容。他任由自己放松对身体的控制,将一切都交给背负着他的男人。

“卡卡西老师!”

他还活着。他又活过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就这样趴在我的背上吧。”他的老师这样说着,托起他的双腿。鸣人嗯了一声,手臂环住卡卡西的脖子,紧紧抱住他失而复得的重要之人。

两人都不再说话。卡卡西向着木叶的方向迈开了脚步。他刚刚复活,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他的速度不快,但是一步步却十分沉稳。

伏在卡卡西的背上,鸣人一瞬间有些恍惚。透过朦胧的记忆,他看到,十年前的某个夜晚,曾经也有一个人,这样背着年幼的他,慢慢地在树林中穿行,银色的发丝轻拂过他的脸颊。

当年的暗部,与如今的他的老师的背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不需要再用任何言语确认了。鸣人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将卡卡西又搂紧了些,脸颊孩子气地微微鼓起,贴在对方的脖子上。

“你变重了啊……”他听见他的老师这样说。

是啊。十年了,可不变重了嘛。

这样想着,鸣人不禁笑出了声来。

“嗯?”卡卡西朝着他的方向微微偏头,“我说的话有这么好笑吗?”虽然是质问的话语,但他的声音中却透着温柔的笑意。

“不,我不是在笑这个。”

“那是在笑什么?”

“……”

“鸣人?”

“秘密。”

(THE END)
————————————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