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

千行栈:

浅罂:

查克拉手术刀:亥—丑—寅—子—午—申—未
火遁*大火球之术:巳-未-申-亥-午-寅
水遁·水乱波:辰—丑—卯
火遁·龙火之术:巳-辰-卯-寅
火遁·灰积烧:巳-子-寅
火遁*凤仙火之术:子-寅-戌-丑-卯-寅
火遁*火龙炎弹:未-午-巳-辰-子-丑-寅
水遁*水龙弹: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戍-寅-巳-丑-未-巳-亥- 未-子-壬-申-酉-辰-酉-丑-午-未-寅-巳-子-申-卯-亥-辰-未-子-丑- 申-酉-壬-子-亥-酉
水遁*水阵壁:寅-巳-寅-巳-寅-巳
水遁*水牢之术:已-未-午-卯-未-午-卯
水遁*大瀑布之术:寅-丑-申-卯-子-亥-酉-丑-午-戌-寅-戌-已-申-卯
土遁*土龙弹:未-午-辰-寅
分身之术:未-巳-寅(5秒内完成)
通灵之术:亥—戌—酉—申—未(3秒内完成)
手里剑影分身之术:丑—戌—辰—子—戌—亥—巳—寅(4秒内完成)
雷切:丑—卯—申
千鸟:子—午—申—午—卯
佐助版千鸟:申—辰—子—酉—丑—巳—戌—寅—申(最后用左手发动)
潜影蛇手:寅-子-未-子-寅
秽土转生:寅-巳-戌-辰 最后双手合十
封印术*尸鬼封尽:巳-亥-未-卯-戌-子-酉-午-巳 最后双手合十
封印术*封邪法印: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戌-子
封印术*封火法印:子-酉-(双手张开,拇指相抵)-寅
蛤蟆口束缚术:巳-亥-子-辰-亥-辰-寅
忍法.瓦飞镖:寅—辰—子—寅

To be continued/レオ司

ただ精一杯我儘を言った:

▼架空


馨馨 @馨 生日快樂~


 


 


朱櫻司第一次見到月永レオ是在一個私人庭院裡。當時他初次接到這種一對一的工作,心情興奮之餘,也因為對方是個小有名氣的攝影師而抱有諸多幻想。


“瀨名前輩,真的沒有什麼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嗎?”


月永レオ是瀨名泉的老朋友,聽說了他要拍人物攝影集但遲遲挑不定人選,瀨名泉便好心的推薦了同公司的後輩朱櫻司。


“放輕鬆就好,那傢伙不喜歡無趣的人。”


這句帶有點不耐煩的話並沒有起到任何安慰的作用,反而讓朱櫻司更是不安了。


但比起不安的情緒,他對月永レオ這個人抱持的好奇心更重。第一天,他們平常的打了招呼,看似沒有任何異樣。


月永レオ是個愛笑的人,雖然身高不高,但是好的比例完美的覆蓋了他的劣勢。之前就聽瀨名前輩說,月永レオ在轉行當攝影師之前也是位模特,因此他忍不住以自己的角度去打量眼前的人。


只見對方原本在專心的搗鼓著相機,察覺到朱櫻司的視線之後朝他一笑,隨即蹲低了點,轉去通過鏡頭審視他。


“你雖然身高不高,但是身材比例拍起來很協調呢!”月永レオ笑道。這讓朱櫻司在感覺被嘲弄了之餘,也驚訝的發現他們兩人的思想意外合拍。


剛認識,兩人自然也沒有什麼話題可聊。朱櫻司被突然沉默下來的氣氛弄得心神不寧,外加對方一進入攝影狀態就像變了個人似的,特別認真,讓他的姿勢越發僵硬。


“喂,新來的,你太心不在焉了吧!”他這才回過神,緊張的看向月永レオ朝他瞇起的綠眼睛,趕緊故作鎮定的答道。


“十分抱歉,我只是在想,這次您想拍攝的theme到底什麼?因為瀨名前輩曾經無意識提到過,是因為我適合才跟您推薦我的。”


本來還皺著眉頭的月永レオ居然因此笑了,他指著圍繞在他們身旁的植物們,越笑越燦爛。


“因為你跟他們一樣啊!”


朱櫻司擺出困惑的表情,他也跟著看向那些花花綠綠,只覺得陽光刺眼的很。


“我看你挺機靈的,怎麼會不懂呢?”


“那是您說話的方式太令人摸不著頭緒了!”


“哈哈哈哈,你終於說出真心話啦?真有趣,我愛你哦!”


月永レオ一下子輕浮,一下子又一絲不苟的樣子令他捉摸不透。只見對方往身後的椅子上一坐,然後成了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的畫面。


“請問…?”


“不,別問,別說話,從現在開始妄想!”


這個人有毛病吧?朱櫻司心想,是不是該打電話給瀨名前輩,指控他挖了個坑給無知單純的小後輩跳,月永レオ卻發話了。


“如果你能告訴我正確答案,我們就開拍。”


眼前的人還是沒心沒肺的笑著,朱櫻司的好奇以及好勝心卻被點燃了。


“好,我會讓您後悔小看我的。”


 


 


植物?該不會是和平吧,還是環保?但這兩者都不是非他不可的。


 


他們移步到了室內,月永レオ說自己口渴,便去拿飲料了。留下朱櫻司自己一個人坐在客廳,盯著前方什麼都沒有的牆壁,使勁思考著。


在他思緒還一陣混亂的時候,月永レオ回來了,自己拿了一桶手工餅乾,卻只給了他一杯水。


朱櫻司的目光一下子被那桶餅乾奪去了,月永レオ還故意在他面前咬了一口,擺出滿足的表情。


“ナル做的果然品質有保障!”


ナル應該是鳴上前輩吧?那一定有他的份啊,這個卑鄙小人居然自己獨佔!


“你得出正確答案我才給你吃。”


原本朱櫻司想據理力爭,聽到這句話又縮了回去,現在確實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解決。他只好咬牙切齒的腦力激盪,而對方對他這個樣子很是樂見。


“不瞎猜嗎?我又沒有限定次數?”


“不用了,謝謝您的好意,我不想浪費時間在被您帶偏上。”


哇,這傢伙真倔強!月永レオ覺得決定跟他耗時間果然是明智的,至少也是一次好玩的消遣。


他哼著歌的同時,另一邊的朱櫻司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只好努力的從剛剛他們寥寥無幾的話裡面尋找蛛絲馬跡。他覺得這個人看似沒有邏輯可言,但是卻一直像在試探他。


月永レオ說他跟植物一樣,還一直強調他是新來的,好像瞧不起他似的。


等等,如果對方的重點不是在瞧不起他呢?


朱櫻司突然發現,月永レオ跟瀨名前輩和鳴上前輩都認識,如果以他的高標準,大可找經驗豐富的那兩人,不必浪費時間在他身上。而他跟兩位前輩最大的不同,莫過於是他身為“新人”這件事了。


三月也到了末端,最近有很多櫻花開了,而他們剛剛所在的庭院裡,剛好也被櫻樹包圍著。


剛開的櫻花和身為新人的他,朱櫻司覺得自己找到了獲勝的端倪。


他故意拿起裝水的玻璃杯,敲了桌面兩下,還不忘記輕輕的清了清喉嚨。


“喔喔!看來你找到答案了。”月永レオ正準備再拿起一塊餅乾,卻被朱櫻司制止。


“是的,經過了我的推斷,我認為是‘新生’。”


聽到了答案,月永レオ竟然愣住了,兩秒過後才用力的鼓起了掌。


“不錯嘛新來的,是不是セナ告訴過你?我明明跟他說了不准放水!”


朱櫻司得意的搖頭,拿起剛剛月永レオ鎖定的那塊餅,笑著放到嘴裡。


“並沒有,您可以自己去確認。不過回來之後,請務必記得承認自己是這場戰役的loser。”


他幸福的吃下餅乾,不自覺的一手拖著腮。朱櫻司一邊心想不愧是鳴上前輩,一邊沉溺在勝利的快樂中。


不料他吃得正開心的時候,或許還滿嘴餅乾屑呢,突然就因為快門而僵住了動作。


朱櫻司正想生氣的質問對方,為什麼要把他的糗樣拍下來?卻看到月永レオ專心的看著剛拍好的照片預覽,一臉滿意的模樣。


看著對方的樣子,他有點小得意的同時,也不禁有些害羞。所以他安靜的閉上了嘴,又拿起了一塊餅乾。


 


 


 


 


月永レオ這個人可以說是自由過頭了。


當他說:“明天出去隨地取景哦,八點在你們事務所旁邊的星巴克見。”朱櫻司就應該要察覺到接下來的艱辛了,可悲的是,當時的他並沒有。


當他起了個大早,穿著規規矩矩的私服赴約時,朱櫻司看到月永レオ蹲在牆角,扛著相機不知道在拍什麼。


“レオさん…請問您在做什麼?”


見對方沒有回答他,朱櫻司只好自己湊過去一看,發現有一株小嫩芽正好從牆縫中長了出來。這讓朱櫻司想起了“新生”,他在心中默默記下,偏過頭,卻看到對方蹙著眉。


“スオ~,我問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認真回答我。”


朱櫻司屏住了呼吸,謹慎的以點頭當作回應。


“你能鑽進牆縫裡再生出來嗎?”


“抱歉,這我可能…當然不行!您在說什麼荒唐話?”


本來還在認真思考的他立刻氣得七竅生煙,引來月永レオ一陣大笑。


“對不起啦,我只是開個玩笑!”朱櫻司根本笑不出來,讓他只好一邊道歉,一邊收起器具,拍拍屁股站了起來。“我是在想,人物攝影集要拍出新生的感覺果然很難。”


月永レオ自顧自地說著,與其說是在告知對方自己的用意,更像是在自言自語。他把東西全部收拾好,發現朱櫻司反常的沒在他身邊問東問西。


“要準備走了,新來的你該不會在恍神吧?”


月永レオ搖了搖還盯著那株草沉思的對方,說實話他對朱櫻司此刻的想法挺好奇的。


只見朱櫻司抬起頭,一臉認真地對他說。


“植物跟人類活著的定義是不一樣的。”


 


 


原本他們只是在附近閒逛,沒想到月永レオ卻突然提議。


“不行,這樣不行,我們去遠一點的地方吧!”


朱櫻司本來跟野貓玩的正開心,聽到後竟然也躍躍欲試。


“請問大概是多遠?”


“也沒多遠,去看個海,大概要過一夜,那附近正好有我認識的人在開民宿。”


“Marvelous!請您等一下,讓我跟家裡知會一聲。”


都成年了還要知會,看來是個貨真價實的小少爺,不然看他這麼吃苦耐勞,月永レオ差點都要懷疑那兩個人騙他了。


朱櫻司在路上提議過要幫他搬相機好幾次,但月永レオ看他弱不禁風的便回絕了。對方只好問他為什麼不找個幫忙搬器具的,這次他義正嚴詞的說。


“現在是我們兩個人的時間,多個人太礙事了!”


這讓朱櫻司有種被重視的得意感。


因為是臨時提議的,兩人也沒有什麼額外的行李,下了地鐵便直奔目的地。看到海的朱櫻司像從來沒見過的小孩一樣,特別興奮。


“小少爺,你家管的真嚴格,連看海都不准。”說實話,月永レオ覺得這樣的朱櫻司莫名的可愛,所以忍不住想逗逗他。


“不!我想您有所誤解,我只是不常來看,而且家人也沒有限制我出門…”因為怕被瞧不起所以急了,朱櫻司話說到一半才及時停住。


月永レオ忍著笑意,故意靠近對方。


“該不會是沒…”


“我只是不擅長交朋友而已!”


糗大了,不打自招。


朱櫻司萬念俱灰之下放棄了抵抗,手上拿著剛脫下的鞋子晃啊晃的,想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


“你也誤會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月永レオ一邊解釋還不忘一邊組裝攝影器材。“我的意思是說你從今以後就有朋友了,看海也好,出去閒逛也好,去哪裡都可以找我。”


月永レオ覺得朱櫻司這個人從某方面來說,真是太容易被人看透了。聽了這句話後的他立刻從戒備的眼神變成閃閃發光,手上的鞋子也不隨便亂晃了,轉去四處尋找符合主題的拍攝要素。


朱櫻司走著走著越來越靠近海邊,本來他想要出聲提醒,叫司小心一點,對方卻好像撿到了什麼東西。


“レオさん,這裡有個海星,好像快乾死了。”


“還好發現了,快把牠扔回海裡吧。”


月永レオ發覺好像有一波漲潮要來了,但他卻死抓著照相機,一心只想著要等待某個時刻到來。


在朱櫻司托起海星,轉過身要將牠扔回海裡的時候,潮汐突然湧了過來。水花四濺和他拋出海星的動作幾乎在同時發生了,而那一刻剛好被記錄在了當時不斷閃現的快門之中。


 


月永レオ想起了朱櫻司那句話,人到底怎麼樣才算活著?


 


 


 


 


“リッツ你居然醒著?乖孩子乖孩子!”


“哼哼,因為夜晚是屬於吸血鬼的時間…話說,ス~ちゃん為什麼全身濕了?”


朱櫻司看到朔間凜月的那一刻,才驚覺原來民宿老闆就是他。凜月前輩平時幫他們幾個熟人修修圖,因為作息時間跟常人是相反的,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了,沒想到他還經營了一個這麼麻煩的副業。


“這…說來話長,先把鑰匙給我們,スオ~快凍死了!”


“說到底都是レオさん的錯吧…”


“我只是因為敬業而已!”


朔間凜月帶他們去的房間有兩張單人床,還有內附的一間浴室,這讓裹著月永レオ外套的朱櫻司總算鬆了口氣。一路上月永レオ對他的噓寒問暖沒有停過,前後態度落差太大,讓他一時之間消化不了。


在他急急忙忙地拿過朔間凜月遞來的換洗衣物,不忘道謝時,竟然還看到對方向他露出讚賞的眼神,讓他更是不明所以。


洗好澡出來的朱櫻司已經沒看見朔間凜月了,剩下月永レオ一個人拿著筆電,坐在床上認真的打著字,發現他出來了才抬起頭,給他一個燦爛的笑。


真是太令人捉摸不透了。


朱櫻司邊拿毛巾擦拭自己滴水的頭髮,邊尋找吹風機的所在之處。他想,當個平面模特兒也是賣命的工作,當時的漲潮挺大的,他差點一時沒站穩就要往海裡摔,還好月永レオ眼明手快,衝過去把他拉了上來。


之後因為急著回來民宿,被拍的他還沒看到自己當時的照片,只能從月永レオ的反應猜測應該是不錯的。


想到這個他又開心的偷笑了起來,沒想到不笑還沒事,一笑月永レオ就開口了。


“スオ~,我可以拍你嗎?”


對方連相機都拿出來了。


“當然不行,我下班了,請您手癢的話拍自己吧。”


月永レオ只好自討沒趣的聳肩,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去了。這次換成朱櫻司不安分了,他吹乾頭髮後,先是坐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機,期間不停的往旁邊偷看,似乎很好奇月永レオ在幹什麼。


不知不覺他已經跑去站在對方床邊直接觀看了,嘴裡還忍不住喃喃自語:“欸?為什麼不是在看我今天的photo?”月永レオ表示自己憋笑憋的好辛苦啊!


“你想看今天的照片嗎?”他笑著轉頭過去,看到沒料到會被發現而一臉驚慌的朱櫻司。


“本來就應該給我看吧。”


“也是!過來過來,我沒有不想給你看啊,只是忘了。”想也知道是故意忘記的,月永レオ空了個位置給他,朱櫻司也懶得揭穿他。


看到了一整個資料夾的照片,他才發現原來剛剛月永レオ是在連拍中找一張最適合的。或許是因為遲遲挑選不定,所以才盯著電腦看那麼久。


“你覺得哪一張最好?”


第一眼實在看不出區別,因為有點距離的關係,也沒有他臉部表情差別的問題。朱櫻司思考了半晌,才指著其中一張。


“這張,因為在夕陽下海星像發光了一樣。”


“你不怕喧賓奪主嗎?我拍的重點是你,不是海星。”月永レオ比起有所顧慮,好奇的比重占得更大一些。


“這點您就不需要擔心了,發光的不只有海星,所以這張看起來更像是我把光傳遞了出去。”朱櫻司自有一套解釋,這點讓月永レオ非常滿意,二話不說就決定了,但他還是繼續追問下去。


“那你對這張照片跟主題的關聯性有什麼看法?”


朱櫻司挑了挑眉,本想這個人存心找他碴,但看到對方一臉期待的樣子,他衡量了一下,還是決定把自己的直觀感受說出來。


“看照片的人不會知道這個人的身分,所以應該會不自覺的把自己帶入吧。”朱櫻司指著照片裡的自己,發現月永レオ十分專注地盯著他看。“人類跟其他生物活著的定義是不同的,照片裡的人就是從賦予海星新生這件事情上,為自己人生的價值再添了一筆。”


“你的意思人只有為了別人的時候才算活著嗎?”


朱櫻司搖頭,一點也沒有示弱的樣子,還笑得特別得意。


“會這樣思考,不就代表你活著嗎?”


 


 


月永レオ沒想到朱櫻司是個作息這麼規律的人,十點都不到就睡死了。


對方安分的躺在床上,只有一張臉從被子裡露出來,可能是今天陪著他亂跑所以累壞了,呼吸也特別平穩。


回過神來,他已經盯著朱櫻司看了十分鐘。發現這件事的月永レオ有點慌,他打了打自己的臉,想說セナ那傢伙還真的沒有忽悠他,說要給他介紹一個符合條件的新人,結果還超出他預期的好。


察覺到自己不太正常的他決定趕緊把事情做完,然後睡覺,別再想了。


月永レオ走去朔間凜月的房間,敲了兩下房門,也沒等對方回應,就大大方方走進去擾民。


“リッツ,收到我傳給你的東西了嗎?”


縮在電腦前的朔間凜月這才轉過頭,面露不悅的神色。


“急用嗎?還有…王さま你可不可以敲敲門再進來?”


“我敲了哦!那個不急,我只是來告訴你接下來幾個月可能會一直傳照片給你,就麻煩你啦。”


月永レオ看起來倒是沒什麼異樣,又交代了幾件工作上的事情,但說完了卻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對了,今天怎麼沒看到你那個青梅竹馬?”


“ま~くん去出差了,所以我才閉門謝客啊。要不是你跟ス~ちゃん臨時說要來,其他認識的人我也拒絕。”朔間凜月一臉儘管誇獎我的表情,他也立刻識相地回應。


“真不愧是リッツ,真夠朋友!”


“再多誇獎我也可以哦,不過我很驚訝呢…王さま居然這麼快就跟ス~ちゃん混熟了。”


“那…那是因為他挺好說話的,一下子就熟了!”


“哦,是嗎?”


月永レオ的表情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倒是朔間凜月笑得花都要開了。他只好趕緊說很晚了,他要回去睡覺,晚安,沒想到凜月又補上了一句。


“王さま,以後敲門要讓別人聽見。”


月永レオ憤憤地想,這人真是敏銳的可怕。


 


 


 


 


“您說什麼,還要去更遠的地方?”才回來休息沒兩天,朱櫻司就接到了月永レオ的電話,說他們乾脆能跑多遠就多遠,靈感是無處不在的。


對於這件事情,朱櫻司沒有異議,只是都不事先跟他說好,一知會就是說兩天後出發,讓他不禁有了小情緒。


“スオ~,對不起嘛…我只是覺得旅行能更好激發靈感。”


朱櫻司本來想說算了,也是為了工作,沒什麼好發脾氣的,而且也算是難得的出遊經歷,沒想到月永レオ挖了個坑給自己跳。


“要不這樣,你可以對我提三個要求,只要你不生我的氣。”


朱櫻司眼睛一亮,擺在眼前的大餐沒有理由不吃。他還一副很矜持的樣子:“レオさん,真的可以嗎?”


月永レオ不加思索的點頭。


“那…我們可不可以去那個最大的粗點心批發市場?”


“粗點心?你說瀨戶內市嗎?當然可以啊!”


朱櫻司的情緒明顯高昂了起來,趁勢繼續追加要求。


“還有,請您回答我,我一直覺得您是不是對我有什麼偏見?我明明都已經通過最初的trial了,您卻好像還是不太相信我能勝任您的model?”


月永レオ這才驚覺,原來自己的行為被誤解了。他急忙搖頭解釋道:“不是的,你誤會了!我會再三向你確認關於主題的事是因為…セナ應該有跟你提過吧?我是中途轉行當攝影師的。”


朱櫻司愣愣的點頭,其實他也好奇這件事情很久了,只是不敢問,畢竟有些冒昧。


只見レオ安靜了下來,似乎在斟酌該怎麼表達。


“我當初當平面模特,大約持續了一、兩年,混的還可以,但覺得挺乏味的,跟我想像中的有點落差。”朱櫻司想起自己最初開始工作的時候,應該說遇到月永レオ之前,確實都沒有從這個工作上得到什麼刺激。“所以我就臨時決定轉行了,セナ跟ナル不用說,都苦口婆心的勸我不要,但是那次連リッツ都要我好好考慮,畢竟這件事情風險太大了。”


他靜靜的聽著,邊點著頭邊陷入思考。


“然而,我還是毅然決然的轉了,當時圈內傳得沸沸揚揚,還說我是受到什麼刺激做不下去了,沒人看好我。”月永レオ說到這個還有些得意。“但從現在的結果來看,你就能知道,他們的臉都被我打腫了。”


聽到這個,朱櫻司被逗笑了。因為在新幹線裡,他們兩個壓低聲音說話,挨的很近,月永レオ連朱櫻司忍著笑的抖動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那您選擇當攝影師有什麼原因嗎?”


他話說出口,才急忙說這個不算第三個要求,不想回答也沒有關係。


這次換月永レオ笑了,他很大方的表示沒關係,他本來話就還沒說完,所以這個不算。


“當攝影師的理由很簡單,也是這次找你來拍攝的原因。”朱櫻司的興趣完全被勾起了,他聚精會神的樣子讓月永レオ覺得很有趣。


“因為比起站在那裡反射別人的光與熱,不如讓他人散發光芒對我來說更有成就感。這次的攝影集也是為了告訴大家,我月永レオ作為攝影師新生了!”


 


 


 


 


他們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旅行,不是在攝影棚那個被限制的空間,而是漫無目的但自由的。


 


朱櫻司發現月永レオ越來越喜歡拍一些無關緊要的照片,尤其是他吃東西的時候,光是吃個蘋果糖就被拍了五張。


也不知道對方是神經大條,還是故意的。月永レオ跑過來幫他喬姿勢,跟他說:“別動,不准動!”然後偷咬了一口他的蘋果糖,義正嚴詞的解釋這樣拍起來會比較好看。


知不知道那蘋果糖他舔過啊?


玩…工作了差不多一個月,瀨名泉終於打電話過來,質問他們每天facebook打卡,到底有沒有在工作?


“セナ,這你就不懂了!工作即是生活,生活即是工作。我跟スオ~快樂的過著每一天充實的日子,既有工作也有玩樂,一點問題都沒有。”


朱櫻司在旁邊憋笑的好辛苦,他可不想跟著一起被罵。不過說實話,月永レオ這個人該放飛的時候很放飛,該認真的時候也非常認真,這點確實讓他挺喜歡的。


至於工作方面也給了他很不一樣的刺激,剛入行,頂多就是在棚內擺擺pose,依照著攝影師的指示行事。但是月永レオ不一樣,老是要他自己思考,自己去尋找。


更甚的是,朱櫻司能感受到,月永レオ在引導他的同時,自己也在尋找問題的答案。


不得不說,這樣子使兩人都能成長的關係,簡直是他最理想的工作模式。另一點讓朱櫻司開心但是沒說的則是,他終於有了交到朋友的實感。


可能因為自身給人感覺比較老成,以及家裡有錢的原因,朱櫻司身旁比較多前輩甚至是長輩類的,一直沒有能敞開心房且毫無顧忌去對待的存在。


雖說月永レオ比他年長,而且有時候會對他說教,但就是跟瀨名前輩他們的感覺不一樣。朱櫻司想,這或許就是朋友間的感覺吧。


直到三個月快結束的時候,他跟鳴上嵐通電話,一直以來的認知才被顛覆了。


“司ちゃん…我覺得你對朋友的定義有什麼誤解吧?”


“被朋友偷吃了一口蘋果糖,是不可能因為害羞而不敢碰到對方的口水的。”


 


 


 


 


自從那天後,朱櫻司在跟月永レオ接觸時的感覺明顯變了。


他反其道而行,在兩個人可能靠得比較近的時候,故意向對方貼近了點,好以確認鳴上前輩所說的“戀愛”到底是怎樣的東西。


朱櫻司竟然因此感到有點緊張,心臟狂跳的同時,他發現月永レオ整個身體都僵了。


還好當時拍攝已經告了一段落,他們在回程的電車上面面相覷,氣氛異常的尷尬。


當時剛好是三更半夜,整個車廂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明明累得要命但怎樣都睡不著。朱櫻司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沉默,先開了口。


“レオさん。”


“嗯?”月永レオ似乎被他嚇到了,整個人差點從座位上彈起來。


“我想要確認一件事,可以請您閉上眼睛嗎?”朱櫻司也算是孤注一擲了。“如果討厭的話…我願意接受您的懲罰!”


月永レオ混亂了,現在是什麼情況,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事情突飛猛進的進展了?


因為大腦當機了的關係,他只好點點頭,乖乖地閉上眼睛。沒想到等了半天,什麼都沒有發生。


他只好張開眼睛,看這傢伙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只見朱櫻司閉著眼睛,在他面前醞釀情緒,樣子實在太好笑了,月永レオ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到他笑聲的朱櫻司動了一下,生氣的想張開眼,這次月永レオ眼明手快的將左手摀了上去。


“別動,我來就好。”可能是因為剛剛壓著聲音笑的緣故,他的嗓子有點沙啞,讓朱櫻司愣住了。


“討…討厭的話,儘管打我就好!”


後面那句話把前面營造的氣氛全破壞掉了,朱櫻司笑出來的同時,嘴也被堵上了。


不討厭,與其說不討厭,應該說…喜歡吧。


他們吻完之後,兩個人的臉都很紅。


月永レオ突然想起朔間凜月那句:“王さま,以後敲門要讓別人聽見。”於是他斟酌了一下,換他打破了沉默。


“スオ~你之前不是叫我刪掉你吃餅乾的那張照片嗎?”


朱櫻司想到那張照片就來氣:“是的,請問那個跟現在的事情有什麼關聯嗎?”


“非常有關聯。”月永レオ突然有了底氣,似乎想好怎麼表達了。


“因為那張照片,是我喜歡你的起點啊!”








【END】



【柱斑飞船】约pao大作战

重阳小妮:

皮喵:



基佬柱×直男斑,捆绑蒙眼道具dirty talk,大概是一个万年直男(深柜)被掰弯的故事,柱帝微黑化耍流氓,慎入。




迟到的斑斑生贺,同时投喂 @三渣 和 @扭溜溜 。这位 @三渣 太太说可以把污的锅甩给她,所以这辆车OOC和辣鸡文笔属于我,污属于 @三渣 ,你自己点的污梗,多污也要吃下去。




上节戳




下节戳






【刀剑乱舞】脑子有坑审和刀男的二三事2

阅读注意
※过渡章节
※人物属于刀剑乱舞,ooc我的
※女审神者,暂无cp向
※依旧短小。
※雷慎入!!欢迎抓虫~☆






本丸的早晨并不暖和,至少作为刚到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良介甚至感到了凄凉。没有家人,没有自己熟悉的被窝的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好在这个本丸还有一个人,或许称之为刀剑更为合适,能在早上帮助自己起床还是挺值得欣慰的。
     
      “主人,时间不早了,还不打算起床吗?”清光有些无奈,本来以为这个新来的审神者是个挺难相处的人,但是在经历了第一天这个人各种冒失行为之后清光总算接受了自己的主人其实是个一无是处…哦不,这么说或许有些太过分了,应该说是一个懒癌晚期患者,还有点笨手笨脚的人这一设定。为了防止前一天主人基本在床上睡了一整天,而忘记了出阵的惨剧发生,加州清光决定还是去叫一下这个睡着就不会起的男人。“并不是有意要打扰你的睡眠时间,但是昨天狐之助说作为审神者需要让刀剑男士积累作战经验,所以…”清光有些为难的将昨天狐之助所说的向主人解释一遍,毕竟他也不想才刚来就失去宠爱啊。但话音未落,和室里本该睡的不省人事的人开口了“唔,清光?谢谢叫我起床了”听上去还没睡醒的样子呢。“出阵的话。我今天和你一起去吧,虽然我根本不擅长这种麻烦的事情,但是好歹要负起责任吧,稍微等我一下!”当然,负起责任什么的,这完全不可能,和清光一起出阵只不过是想和他拉进距离罢了,毕竟‘小清光长的那么养眼,不多看看不是亏大了吗?嘿嘿嘿…’今天的良介也十分猥琐呢。

     不得不说,出阵很很累,回到本丸的时候良介表示整个人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但难得的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倒头就睡,走到手入室,就能看到那个为了保护自己而满身是伤的孩子,心里愧疚不已,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
      回到自己的屋子,却以外的发现了一本手册,好奇的翻了翻,发现上面明显的写着,如何去做一个好的审神者。翻完手册,也大概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了。‘能召唤出其他刀剑男士为啥不造告诉我哦!不然也不用想今天这样了!岂可修!’良介心里苦但良介不说。事实上,这书很早就放在桌上了,没看见也只不过是因为某人在刚来的一天睡得像猪一样,没看到也情有可原了(叹气)。
     挺了会尸,良介爬起来再次走向手入室。清光明显有些愣住,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到自己身上的伤明显开始好转。大概也明白是主人注入灵力的缘故,伤口才好的。心里不禁有些开心,本来以为自己变成这样不再会被喜爱了呢……“那个…清光,抱歉啊,今天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抱歉。”结结巴巴的向其表达了歉意,毕竟自己拖后腿了。
     “主人,没关系的,小伤而已。”面前的男孩弯起嘴角笑着,挺苏的。至少良介表示自己死去的少女心似乎被强行复活了‘我的天啊啊啊啊!maya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孩子啊啊啊啊!天使吗?他是天使吗??’
“啊啊啊啊!清光啊啊啊!我错了我下次一定记得去锻新刀不让你受苦了啊啊啊啊!”良介一把抱住清光,哭的想个二百斤的狗子一样。
加州清光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傻气的的主人,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运气太差了点,摊上这么一个缺根筋的主人,但,感觉很高兴,至少自己还是被爱着的。虽然这位审神者有些不靠谱,但以后自己多帮帮他就好了。

TBC
—————————————————————————————
高亮文中良介是女孩子!但是至于为什么称为“他”。那是因为审神者长像问题。以上。

【刀剑乱舞】脑子有坑审和本丸刀男们的二三事

阅读注意事项
决定了很长时间才开始准备动笔写下自己本丸的日常
人设属于刀剑乱舞,ooc属于我
国服背景。或许会有轻微的动画背景出没
无cp向,有刀审的感觉一定是错觉恩。
思维混乱,短小,欢迎捉虫
女审注意!
以上






被选为新任审神者的时候,良介一开始是很迷茫的,毕竟政府选择一个宅到无法自拔的人来作为一个审神者,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你们确定没有搞错吗?”有些难以置信的推了推眼镜,向面前政府的人再次确认到“像我这样的人作为审神者真的好吗?!”
“这是上级的决定,当然如果您不愿意的话也是可以拒绝的,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当然我认为政府给予的补贴是非常的丰富的,至少,您大可不必为找不到工作而苦恼。”平淡的话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压力,虽然嘴上说着可以拒绝,但是怎么看都感觉要是拒绝了一定会死的很惨吧!
幸村良介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那么头疼,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因为工作的事情而被母亲念的头疼,更别提有这样一个“馅饼”放在自己面前。她只不过是不敢相信。
“审神者吗?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体验,既然都确定没有问题了,那哪有不答应的理由对吧?所以,那什么。补贴就麻烦你喽!”
“当然,幸村小姐完全不必担心补贴的问题,至于您的家里,会由我们去详细解释,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请您务必做一位尽职的审神者。”

很快,良介收拾好了行李,来到了本丸,不得不说,本丸真的很大,家具也一应俱全,但却又显得空荡荡的,毕竟……这个本丸只有一个人当然显得又大又空啊!良介死目看着面前的本丸,心里苦。
“新的审神者吗?我是狐之助,在这个本丸有什么不懂的问我!现在请随我一起去锻刀室来获取初始的刀剑男士吧!”凭空跳出得狐之助吓了良介一跳。毕竟空荡荡的本丸里突然出现一个生物是个人都会被吓到吧!
安抚了下受伤的心灵(bingbu)有些乏力的说道“原来是狐之助啊。突然出现真是。”叹了口气,和狐之助一起向锻刀室里走去,锻刀室里并没有刀匠,只有五把刀整齐的放在一起。“请选择一把吧!然后将纸符放到刀上注入灵力。”狐之助的声音再次响起,静静的观察了下,选择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把,将纸符贴上。然后转头看向狐之助,开口“那个。注入灵力,这个怎么弄啊!”
尴尬,一瞬间本就安静的本丸完全陷入死寂,很明显,狐之助也不是很清楚,如何注入灵力这个问题,两人,啊不。一人一狐只能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对视。突然锻刀室里出现了一个面目清秀的男人,或许该称为男孩子。良介有些懵逼,不等她做出反应,男孩开口“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
死寂,没人说话,良介还在沉浸于‘哪里多出来的人?!’加州清光一时间有些尴尬。伸手摸了摸鼻子,看着面前这个带着眼镜的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主人?”
这一叫把良介从自个的小世界里拉出来了,一瞬间,本来就有点交障的良介直接被这一出搞得更加紧张,语气生硬“那和我过来吧,我们一起熟悉下本丸。”
‘似乎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主人啊。’这是加州清光来到本丸后,对这个主人得第一印象。
TBC


不要问我狐之助去哪了。我也不知道。恩。
喜欢的话能给我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吗!